切换到宽版
  • 263阅读
  • 0回复

全球银行业如何备战未来10年?强化核心力量,还清技术欠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蛮思宸
 

娱乐注册

      进入21世纪20年代,全球银行业面临多重挑战。技术变革、经济疲软、地缘政治、人口老龄化和气候变化等问题相互交错,相互融合,给全球银行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银行业如何备战未来10年?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德勤近日给出了参考答案。
      

      
      技术进步无疑是驱动各项变革的首要因素。机器学习和区块链等现有技术与量子计算等新兴技术的结合,在更大范围内创造新的机遇同时,也会引发新的风险。此外,技术还会从根本上改变人人们对工作内容、工作人员以及工作场所的原有认知。
      
      当前,许多发达经济体,尤其是欧洲的发达经济体,很有可能陷入“日本化”困境。其突出表现为:经济增长持续疲软、低通货膨胀或低通货紧缩、零利率或负利率。德勤近日发布的全球银行业和资本市场展望报告指出,发达经济体不论是全面“日本化”,还是局部“日本化”,都可能对全球银行业的增长和盈利带来重大影响。
      
      而全球人口结构的根本性改变或将改变全球经济增长态势。发达经济体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对社会、政治、商业体系造成压力。一旦经济陷入低增长困境,银行业的内生增长能力将大幅下降,能够收回股本成本的银行将更少。规模较小或功能较单一的金融机构可能会举步维艰。
      
      尽管全球银行业的经营发展模式将发生深刻变化,但是银行的角色本位不能改变。德勤金融服务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银行业与资本市场首席研究员瓦尔斯利尼瓦斯(Val Srinivas)指出,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银行应该坚守其作为金融中介的核心身份,确保金融供给与实体经济需求之间相匹配。银行的竞争优势仍然在于其具备管理风险和处理复杂金融问题的能力,能够在高度受监管的市场中开展业务,推动创新以满足客户需求、保护客户隐私并维持客户对银行的信任。
      
      “无论如何,银行仍将是客户资产的忠诚保管者,是值得客户所信赖的。” 斯利尼瓦斯表示,
      
      在下一个十年,银行管理层应该根据当前发展形势重新审视银行的长远发展目标,从根本上强化银行的核心力量。不要让银行因短期利益而偏离朝着更远大、更大胆的目标发展方向。银行管理层应该主动出击,积极考虑驾驭新一轮浪潮的各种最佳方式,而不是消极回避。
      

      
      当前,全球银行体系继续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盈利水平上升至金融危机后的新高位。据银行家杂志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全球银行业资本收益率(ROC)为13.7%,高于2017年年底的13.5%。然而,银行业仍未找到恢复可持续盈利水平的途径,股本回报率(ROE)为9.6%,低于通常与银行资本成本相关的12%这一基准线;全球银行的资产规模降至122.8万亿美元,主要原因在于欧洲各大银行处置了其非核心资产。从积极层面来看,全球银行业再次回归稳健发展,一级资本比率从2017年的6.66%小幅上升至6.75%。
      
      美国银行业虽在多个领域呈现出缓慢增长,但仍保持业界领先。高达1.5%的资产收益率(ROA)使其资本收益率稳定在18%;总资产为16.5万亿美元,与前一年相比增长3%。
      
      加拿大银行业的总资产同比增长11.2%,上升至4.7万亿美元,这主要归功于向个人和企业提供按揭和普通。然而,由于宏观经济环境恶化,银行业的利润率下降,损失拨备率有所上升。
      
      相比之下,欧洲许多银行仍然把注意力放在理顺业务上,努力赶上其他地区的盈利水平。2018年, 尽管南欧银行的不良率有所下降,盈利水平有所提高,但资本收益率仅为10.2%,与上一年度持平。欧洲银行业普遍面临的挑战包括因欧洲市场的长期分散式格局导致净利差(NIM)结构性降低,以及德国等主要市场中的银行机构过度饱和。央行执行近乎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的政策仍然于事无补。欧洲银行业的总资产稳定在25.8万亿美元左右。
      
      亚洲银行业的情况喜忧参半。中国的银行规模普遍持续扩大,2019年全球最大的四家银行仍然是中资银行。与此同时,日本银行业一直无法摆脱由经济低迷和人口老龄化导致的银行业系统性增长缓慢的问题:资本收益率(ROC)为5.8%,资产收益率(ROA)为0.31%,这主要就是由于低利率/经济增长乏力所导致的,资产规模减少3%,降低至13.1万亿美元。而中国银行业的资本收益率尽管低于去年的15.6%,但仍然保持强劲,达到14.4%。
      

      
      展望2020年,全球经济并不乐观。德勤经济学家预测,美国2020年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25%。多数G7其他成员国,包括日本、德国、意大利和英国的情况与美国类似,甚至更不乐观。与此同时,各国央行的货币工具面临很大的局限性,世界主要地区的利率或处于历史低位,或接近处于负值区间。
      
      为应对未来十年的挑战,银行管理层需要转型发展、推动银行融入行业生态系统,建立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和行业联盟。在技术方面,首要问题是技术欠债问题,即现有系统不够现代化,这是银行实现转型的巨大障碍。其次是数据状况不佳,这可能会阻碍银行充分实现新技术投资所能带来的价值。高质量、易获取的数据作为所有技术解决方案的必要基础。
      
      德勤中国副主席、金融服务行业主管合伙人吴卫军指出,“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各种驱动因素的独特融合势必会在更广的社会和经济环境中释放出前所未有的变革力量,全球银行业的发展目标和模式亦将随之改变。银行可能会更多地着眼于大局利益,管理层也会根据当前发展形势重新审视银行的长远发展目标,从根本上强化银行的核心力量。例如,在技术方面,我们敦促银行业回归本源,即在进行重大技术变革之前,首先解决数据质量问题,再通过核心系统的现代化升级来循序渐进地削减技术欠债。在人才方面,我们鼓励银行聚焦人力变革,根据智能化、自动化技术对银行业工作模式带来的影响,重新定义和设计工作岗位,尤其明确‘超级岗位’对人才的高要求,进而为当前的人才队伍赋能并着手培养未来人才。”(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徐惠喜)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