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还记得感动无数人的“我的遗体捐国家”那位武汉患者吗?今天,他妻子特意赶来与浙江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淦端懿
 

娱乐官网注册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冰清 通讯员 徐尤佳
      
      大年初一,浙江省首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紧急医疗队141名“战士”从火车东站出发,紧急赶赴武汉。奋战前线坚守56天后,明天他们终于要回家了!
      
      离开武汉的前一天,一位“老朋友”意外来访,触动了许多队员的心弦。
      
      他们被病无情折磨,却依然对世界报以最大善意
      
      中午11点多,杭州市中医院护士朱佳清正在房间忙着收拾回家的行李,同事告诉她:肖贤友的妻子林林(化名)来了。
      
      她的思绪瞬间倒回2月12日上午,新冠肺炎重症患者、47岁的肖贤友在病床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一封遗书,“我的遗体捐献国家……我老婆呢?” 当日下午,他被转至金银潭医院,第二天不幸离世。 (点击链接查看钱江晚报此前报道)
      

      
      一时间,回家雀跃的心情里掺进了些许遗憾和不舍,近2个月里照看过的病人一一浮现在她眼前。
      
      肖贤友的故事是武汉患者的一个缩影,他们被病无情折磨,却依然对这个世界报以最大的温柔和善意。
      
      全队重点救治对象,得到悉心看护
      
      肖贤友去世后,林林没再见过浙江医疗队的医护人员。时隔1个多月再次相见,已是挥手道别之时。
      
      一见面,话还没说上几句,大家就忍不住哭成一片,正如他们上一次见面的场景。当时,病危的肖贤友在病床上艰难地挤出“捐献国家”、“捐出去”几个字,林林和现场医护全都泪目。
      

      
      得知浙江医疗队马上要离开武汉,林林特地赶到驻地和他们道一声“谢谢”和“再见”,希望他们都能平平安安回家。
      
      从浙江医疗队进驻武汉市第四医院开始,肖贤友就是全队重点救治对象,得到了浙江医疗队的悉心照料。
      
      朱佳清护士每次查房时都鼓励他,“肖先生,你一定要加油!坚持住!”;他胃口不好,医护人员就偷偷把自己的酸奶送到他床头;由于病情危重,主管林乐清主任反复和其他医院联系,终于艰难争取到汉口金银潭医院的一个床位;转院那天,徐燕平护士徒手把2个各40公斤的氧气筒扛上转运车,一路护送他到金银潭医院……
      

      
      肖贤友曾在微信聊天时向妻子描述:这些医护人员看起来年轻、有活力,蛮阳光。
      
      武汉四院20楼43号的危重病人肖贤友,同样深深地印在作为浙江医疗队唯一随队记者、浙报集团赴武汉记者王坚颖心里。3月19日,浙江省新闻办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连线他时,他首先讲了这个让他一直难以忘怀的患者故事:“他的妻子不顾感染风险,每天来医院陪他。有一次他刚抢救回来,因为没法说话,就在纸上写‘我老婆呢’,正巧他妻子临时不在,在他身边的一位丽水男护士陈玉峰的帮助下,歪歪扭扭地写下:‘我的遗体捐国家’。当天晚上,我进隔离病房的时候,她妻子陪在床边,流着泪问我:‘你能让我丈夫住进ICU吗?’当时,武汉ICU一床难求,我望着她的眼睛,非常难过。那一刻我才真正理解武汉痛彻心扉的需求,武汉太需要支援了。”
      
      妻子前来和浙江医护道别,计划献血帮助他人
      
      再见面,林林和浙江医疗队的医护们如老友重逢般亲切。她谈起老肖在金银潭医院最后的抢救,呼吸机、ECMO都用上了,但人还是没挺过来。说到动情处,大家不免又红了眼眶。
      

      
      痛失爱人,林林还没有完全从打击中走出来,但情绪已经比之前平复了不少。她告诉医护们,她和儿子正在慢慢适应没有丈夫、父亲的新生活,一切都会过去,生活还是要继续。
      
      母子俩还计划去献血,帮助那些急需用血的患者。朱佳清劝她说,“你们不是新冠康复者,血浆里没有抗体,不能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而且现在身心还处于比较脆弱的状态,不适合献血。等你们调整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亲眼目睹老肖写下遗嘱,又从林林口中听到献血的心意,朱佳清再次被这个善良的武汉家庭深深打动。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