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96阅读
  • 0回复

瑞幸爆仓!董事长5亿美元质押被强平,瑞幸股价再跌18.4%,集体诉讼已在路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厦门不锈钢水箱


      
      美东时间4月6日,瑞幸咖啡股价继续暴跌。截至收盘,瑞幸咖啡股价下跌18.4%,报4.39美元,创下历史新低,其市值也进一步缩水至11.11亿美元。
      
      在连续大跌的暴击下,瑞幸咖啡股东此前质押股票惨遭爆仓。据外媒报道,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控制的Haode Investment Inc.出现股票质押违约,涉及金额5.18亿美元。人开始对7635万份瑞幸咖啡ADS采取强平措施,相关机构可能因此损失超过一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瑞幸咖啡的三位高层几乎质押了公司已发行股份的四分之一,因此强平抛带来的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引发连环爆仓。
      
      与此同时,屋漏偏逢连阴雨的瑞幸咖啡即将迎来一大波投资者们的集体诉讼,而瑞幸咖啡此前投保的董监高责任险也可能因公司造假而不能理赔。此时此刻,瑞幸咖啡前路晦暗不明。
      
      神州租车在港交所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并无持有瑞幸咖啡的任何美国存托股份或其他证券,且本集团并无参与瑞幸咖啡的任何商业交易。已向联交所申请4月7日九时起恢复交易。
      
      5亿美元质押爆仓遭强平
      
      据外媒消息,高盛4月6日表示,由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控制的实体拖欠了银行5.18亿美元的股票质押,为此一些机构准备出作为抵押的7635万股瑞幸咖啡ADS。
      
      高盛称,自己将作为这些机构的“处置代理人”,帮助促成一笔或多笔交易中的股票出,该发言人拒绝透露这些机构中是否包括高盛。
      
      按照美东时间4月6日的最新收盘价4.39美元,这笔7635万股的股票市值约为3.44亿美元,相比于5.18亿美元的质押金额少了约1.75亿美元。
      
      据介绍,借款人由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的家族信托控制,这笔股票质押的证券包括5.15亿股瑞幸咖啡B类普通股和9544.5万股A类普通股,其中也包括由瑞幸咖啡CEO钱治亚控制的实体额外质押的股份。
      
      有分析观点提到,瑞幸咖啡的A类普通股或ADS并无锁定期限制。假设该安排质押的所有股票均被出,陆正耀在瑞幸咖啡拥有的表决权权益不会减少,但钱治亚的实益及表决权权益会大幅减少。
      
      根据联邦证券法,这些证券可以自由转让,出这些证券不需要根据联邦证券法注册证券。通过代理机构,人预计将根据市场情况,在一个或多个公开、非公开交易中出这些证券。但尚无消息显示,会有多少股票会因此被出,也没有任何人承诺购买这些股票。
      
      目前,瑞信新加坡分行已被指定为担保受托人,即将对抵押品实施强平程序。有趣的是,瑞信不仅是瑞幸咖啡IPO的主承销商,还在一月帮助瑞幸咖啡完成了增发和可转债发行。
      
      三大高层质押比例近半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股票质押违约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翻阅瑞幸咖啡在1月8日发布的招股文件,可以发现该公司共有3位高层进行了股票质押操作,分别是董事长陆正耀、CEO钱治亚和Sunying Wong(据称为陆正耀的姐妹),三人合计持有9.94亿股瑞幸咖啡股票,但却累计质押了4.88亿股,质押比例高达49.13%。
      

      
      这也意味着,此次爆仓遭遇强平的7635万股,已超过陆正耀总质押股份数量的一半。
      
      与此同时,瑞幸咖啡CEO钱治亚也通过家族信托(Qian Family Trust)旗下的Summer Fame Limited持有3.12亿股瑞幸咖啡B类普通股,并质押了其中的1.46亿股,质押比例更高为46.75%。
      
      而据称为陆正耀姐妹的Sunying Wong,则通过Mayer Investments Fund, L.P.实际持有1.97亿股瑞幸咖啡B类普通股,并全数进行了质押。
      

      
      据了解,机构通常会在规模和抵押品价值之间建立一个巨大的缓冲,以保护自己不受市场价格下跌的影响。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仅仅是2个月时间,瑞幸咖啡的股价就从1月17日的50.02美元的高点,一路暴跌至4月6日的4.39美元。这笔5.18亿美元的抵押品价值也从38亿美元,暴跌至如今的3.35亿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更多的强平措施可能会进一步拖累瑞幸咖啡股价,导致更多的追加保证金通知和股票质押违约,如今的7635万股的抛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陆正耀称羞愧且痛心
      
      4月2日,瑞幸咖啡在公告中自曝,2019年2季度至4季度,COO刘剑及几位向其汇报的员工伪造了高达22亿元的交易金额,期间部分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增加。
      
      为此,瑞幸咖啡当晚股价暴跌75.57%,市值蒸发超350亿元;截至4月6日收盘,瑞幸咖啡市值已缩水至79亿元。
      
      随后,陆正耀在朋友圈发布小作文,表示过去两年公司跑的太快,引发很多问题,现在狠狠的摔了一跤,自己作为董事长难辞其咎,借朋友圈向所有人诚挚道歉。他自称羞愧且痛心,愿意接受一切质疑和批评,并尽全力挽回损失。
      
      陆正耀写道,“我个人非常自责。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怎样,我都会承担应有的责任。同时,全国数千家门店,数万名员工还在正常运转。这种特殊时期,我需要给一线员工们打气,他们都是勤勤恳恳服务客户的好员工,是无辜的。我说‘元气满满’,是要给小伙伴们打气。这个时期,我们更要稳定住运营,持续服务客户。”
      

      

      
      更加扎心的是,根据一则网络投票,在141位受访者中,有68%的人认为瑞幸咖啡将在一个星期内股价跌至1元,22%的人认为这一时间将会是一个月,仅有10%的人相信瑞幸咖啡可以坚持到三个月后。
      

      
      根据彭4月6日晚间消息,专业集体诉讼服务机构Bronstein, Gewirtz & Grossman发布公告称,已经代表投资者向瑞幸及其高层提起集体诉讼。
      
      “如果您在投资瑞幸过程中遭受损失,则可以在2020年4月13日之前请求法院任命您为原告。”Bronstein,Gewirtz&Grossman的这一集体诉讼,旨在要求被告就违反1934年证券交易法进行赔偿。
      
      该申诉称,在整个集体诉讼期间,被告每家商店的日销额,每件商品的净价,广告费用以及其他产品的收入贡献等财务绩效指标遭夸大,因此其公开声明在所有相关时间均为重大虚假和误导。
      
      而瑞幸咖啡集体诉讼案在美国代理律师刘龙珠也在4月5日向媒体表示,已经接到十几个客户就证券欺诈希望提起集体诉讼,目前正在选诉讼代表。他认为,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不大可能是个别高管行为,高管坐牢的可能性很大,瑞幸咖啡也可能面临退市。
      
      刘龙珠称,“根据之前与美国司法部和证监会打交道经验,刘剑被检控成功的概率很大,除此之外公司高管董事长、CEO和CFO以及包括所有独董在内的董事会成员都不可能推卸责任,任何人都不可能完全清白,这句话我是可以负责任的。”
      
      与此同时,虽然瑞幸咖啡购买了董监高责任险,甚至已有保险公司收到被保险人提起的理赔申请,但保险能否理赔尚需打一个问号。
      
      相关专业人士指出,如果调查认为造假行为构成了公司造假,则保险公司可以考虑除外责任的条款。尽管根据目前暴露出来的情况,还不能界定高管中哪些人有主观造假行为、其行为能不能归咎为公司、能不能代表公司等。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